当下欧美的疫情形势依然不见好转,变异新冠病毒的出现又给疫情防控增添了不确定性。另一方面,欧美的新冠疫苗接种工作开展也不顺利,各国纷纷出现接种进度缓慢、疫苗供应不足、接种后过敏等现象。对此,美国新上任的总统拜登立下了100天接种一亿剂疫苗的目标,欧盟也立下了今年夏季前完成70%成人接种的“军令状”,但计划的接种人数具体能否完成似乎还要打上一个问号。

供不应求

欧美开始大面积推广新冠疫苗接种工作已有月余,但疫苗短缺问题日益严重。在疫情最严重的美国,由于新冠疫苗供应不足、分发不均等问题,多地面临疫苗储备告罄的窘境,疫苗接种进度落后于计划表。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23日报道,明尼苏达大学传染病研究和政策中心主任奥斯特霍姆表示,信息的缺乏和资金支持的缺乏,使得美国各州难以应对缓慢的疫苗分配速度。奥斯特霍姆说,他个人在明尼苏达州也有接种疫苗的资格,但他根本找不到可以接种的疫苗。

另一方面,由于新冠疫苗供应不足,美国出现接种预约困难的情况,多地还出现“打了第一针却约不上第二针”的情况。在纽约已经有15个接种点被迫临时关闭,超过2.2万人的预约被取消。各州政府纷纷呼吁联邦政府提供更多疫苗,总统拜登承诺,联邦政府将与各地并肩抗疫。

而疫苗公司面对整体数量不足的情况,却表示可以用减少剂量来凑。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23日报道,美国辉瑞制药有限公司和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表示,允许药剂师和医护工作人员在某些情况下,增加从每瓶疫苗中提取剂量的次数。按照最初的说明,辉瑞公司生产的疫苗含量为每瓶5剂,但一些药剂师报告称,当他们使用容积较小的注射器时,可以从一瓶中提取6剂。辉瑞公司方面表示,这样相当于增加了20%的疫苗产量。

但是减少注射剂量,疫苗还有效吗?疫苗专家陶黎纳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市面上很多疫苗在一开始投入使用时比较保守,在日后的使用中,为了扩大覆盖范围而降低一点剂量也是比较常见的。而对于接种疫苗剂量减少所产生的保护率会不会变少,陶黎纳认为,对于效果应该不会产生太大的影响,由于目前美国疫苗的副作用大,剂量变少甚至还有可能减少部分不良反应。

但也有人对这种做法的可行性提出怀疑。犹他大学负责药物信息和支持服务的高级药剂学主任艾琳·福克斯(Erin Fox)指出,美国很多地方的医疗机构都报告说,他们没有合适的设备来确保提取额外的剂量,辉瑞公司的做法对这些机构显然是不公平的。

一些美国卫生官员也表示,若能从已有疫苗瓶里提取出额外剂量,显然可以先缓解疫苗供应方面的压力,尽快为更多人接种疫苗;但当前由于工具数量不足,实际接种工作中不可避免地会浪费很多额外剂量,美国政府最后可能得为这些浪费买单。

不仅是美国,欧洲的疫苗供应情况也不甚乐观。《卢森堡时报》形容欧洲的新冠疫苗接种为“蜗牛速度”,并称辉瑞公司近日宣布将延迟向欧洲交付疫苗,让情况更糟糕。根据辉瑞的说法,由于比利时的一家工厂需要翻新,未来3-4周的新冠疫苗交付量将会减少。

与此同时,当地时间1月23日,爱尔兰总理米歇尔•马丁对媒体表示,由于阿斯利康疫苗的生产问题,爱尔兰70岁以上年龄组人群的疫苗接种将会推迟。爱尔兰卫生服务系统表示,为下一批医护人员接种疫苗的时间也许要推迟到2月。

据了解,欧盟已经向阿斯利康订购至少3亿剂新冠疫苗,同时可能增购1亿剂。阿斯利康发言人22日在一份声明中称,由于一座生产厂产能下降,初始产量将低于预期。发言人还称,将在2月和3月向欧盟供应数千万剂疫苗,同时提高产能。

对于疫苗供应减少的原因以及公司未来的生产计划,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辉瑞和阿斯利康公司,但截至发稿还未收到回复。

这种情况并非个例。欧盟大约1/3成员国眼下都面临新冠疫苗供应不足的问题。此前瑞典、丹麦、芬兰、立陶宛、拉脱维亚、爱沙尼亚等6个欧盟成员国致信欧盟委员会,要求欧委会向疫苗生产商施压,以确保疫苗交付及时、稳定、透明。

接种目标可期?

当下疫情恐难以遏制,接种疫苗仍是现实唯一的出路,欧美也纷纷立下了疫苗接种的“军令状”。

美国新任总统拜登此前公布了一份价值1.9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其中就包括用4000亿美元来抗击疫情。拜登表示,美国目前的疫苗推广是失败的,他将制订正确的疫苗接种计划,并在上任100天内完成接种1亿剂新冠疫苗。

与此同时,欧盟委员会则表示,力争在今年夏季完成70%成年人的接种工作。按照规划,到今年3月,欧盟各成员国应完成80%卫生护理人员的新冠疫苗接种,至少80%的80岁以上老年人群应接种新冠疫苗;到今年夏季,则应至少为70%的成年人完成疫苗接种。

但是另一方面,民众对疫苗接种似乎不那么“感冒”。当地时间1月22日,美国凯撒家庭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最新民意调查显示,有60%的美国人对政府的新冠疫苗相关工作表示不满意。在调查的人员中,尚未接种疫苗的基本工作人员有55%的人仍对新冠疫苗接种的时间地点等详细信息一无所知。而在未接受疫苗接种的医护人员中,有21%的人表示他们并没有得到足够的信息了解何时应该接种新冠疫苗。

欧洲也是如此。据欧洲新闻台上月的一项调查显示,新冠疫情期间法国民众对疫苗的信心进一步下降,只有40%受访者表示会在新冠疫苗上市后接种,而去年10月这一数据为54%。西班牙研究机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西班牙有28%的民众不愿接种疫苗,16.2%的民众愿意在疫苗显现“可靠”后接种。

对于他们的目标数字是否能实现,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刘卫东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分析道,拜登政府不会强迫民众打疫苗,因为这个涉及到了公民的决定权。但是政府已经开始进行了示范,包括领导人直播接种,同时也会发动社会舆论和一些专家,让人们相信只有打疫苗才可以从根本上改变目前疫情泛滥的状况。拜登政府上台以后,通过诱导和强制这两手并用的话,可能会改变现状。

关于欧盟的计划,复旦大学欧洲问题中心主任丁纯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认为,70%这个数字可以看作为一个目标,但是具体的实施能否达到还需要打问号。因为欧盟国家目前的接种率不是很高,民众接种的意愿也并不积极。不过,丁纯也表示,接种率能否提高跟疫苗本身以及疫情的情况是相关的,如果之后疫情仍然严重,而疫苗的免疫率、安全性得到证实的话,接种率应该会上升。

疫情严峻

疫苗接种等不得,疫情蔓延也丝毫不见好转。目前美国累计确诊2498万例,累计死亡41.7万例,华盛顿大学根据模型推断,接近17%的美国人已感染了新冠病毒。

而根据数据统计,美国的新冠死亡人数从10万增加到20万用时不到4个月,从20万增加到30万用时不到3个月,从30万增加到40万用时仅36天。这意味着,在这36天里,美国平均每1分钟就有2人死于新冠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已成为除美国内战和1918年大流感之外,美国历史上排名第三的致命事件。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预测称,未来三周内,美国将有大约9.2万人被新冠病毒夺去生命。这意味着到2月中旬,美国预计将有50万人死于新冠。

反观欧洲,一些国家此前开始的硬性封锁政策和呼吁民众保持社交距离等防疫措施开始见效。英国、德国、意大利、法国等国家日增确诊人数出现回落,但新增死亡病例数仍居高不下,英国、德国等日增死亡病例数均在本周创下新高。

英国政府统计数字显示,英国过去24小时新增新冠病毒死亡1348例,累计死亡逼近10万例,为欧洲最多。

另外,意大利周六新增488例新冠死亡病例,较前一天的472例增加,累计死亡增至8万5162例,排名欧洲第2高,仅次于英国。

德国总统默克尔21日则表示,德国新冠疫情正处在“极为艰难的阶段”,所有人必须继续“负责任行事”,一切为在今年控制并最终战胜疫情的目标服务。

尽管欧洲许多国家已经颁布了旅行禁令并实施了其他封锁措施,但新冠病毒的威胁仍然极高,不断出现的变种新冠病毒的威胁性不断加大。英国首相约翰逊近日称,在英国发现的新冠病毒新变种要更加危险、致死率更高。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表示,美国现有的疫苗对抗病毒变种恐怕效力会减弱。